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正文卷 第608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

    顾爵晔进门,迎面感觉到一股杀气。

    “咳,阿晔来了,先坐下吧,我去给你们泡两杯茶。”许华岚率先开口打破沉默,朝厨房去的时候还投给了顾爵晔一个眼色。

    顾爵晔点了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白爷爷……”

    “哼,你不去找你那位霍家千金未婚妻,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白老开口就夹枪带棒,顾爵晔清隽的面容上依旧没有丝毫的波澜。

    今天来这里,就猜到老爷子会给他一记下马威。

    他花费心思总算缓和了和老爷子的关系,没想到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降到了冰点。

    其实顾爵晔心里一直有一丝疑惑。

    老爷子似乎对他很有成见,这种成见并不仅仅只是因为顾家和白家的门第有悬殊这么简单。

    “白爷爷,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情,我个人从没有想过和浅沫以外的异性又任何交往的心思。”

    许华岚将两杯泡好的茶水端上来,听到顾爵晔语气坚定的一番话,心里替白浅沫松了一口气。

    虽然顾爵晔出身好,身上却丝毫没有世家子弟的那种自负和傲慢。

    并且,他对浅沫是真的动了真感情的。

    白老的脸色依旧严肃:“你个人的想法能怎么样呢?你们顾家难道还能为了你个人意愿而不承认这门婚事儿?”

    “只要我不想,没有任何人能胁迫我做任何事情。”

    白老瞥了顾爵晔一眼:“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顾爵晔目光真挚的看向白老:“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委屈了浅沫,顾家和霍家的婚书就算奏效,顾家也并非我一个子孙。”

    白老沉默,仔细分析顾爵晔说的话。

    毕竟是顾家老太爷留下的一纸婚约,他应该也不会神机妙算到指定给哪个后辈。

    顾家男丁兴旺,试婚年纪的人应该是有的。

    眼见白老脸色缓和了一些,顾爵晔抓准时间,说出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他很郑重的看向白老。

    “白爷爷,我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请求您的应允。”

    白老端起身前的茶杯,慢悠悠呷了一口茶。

    这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早就猜到还有下文。

    “说说看。”

    “我想和浅沫订婚!”

    “噗!”

    白老刚喝到嘴里的茶水,一下子全都喷了出来。

    “订……订婚?你和那个霍秀秀的事情还没弄清楚,就想着和浅沫订婚?你当我是老糊涂了吗?”

    白老情绪被挑起来,眼神里冒着腾腾杀气。

    顾爵晔依旧表现的十分从容。

    “顾家目前孙子辈的只有我是单身,如果我订婚了,霍家的联姻就只能从曾孙辈里挑选。”

    “所以你是想和浅沫订婚,以此就能拒绝和霍家的联姻?”

    “这是最好的办法,我曾祖父当年的确和霍家曾祖有过约定,但婚约里并没有指明是谁来和霍家联姻,只要我订婚了,霍秀秀想要和顾家联姻,就只能从曾孙辈分里挑选。”

    白老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顾爵晔一眼。

    他怎么觉得这个臭小子说的虽然有道理,但却似乎不是他的真正意图呢?

    可一想到自己的孙女花痴,偏偏就喜欢人家。

    白老心里挣扎了好一阵儿,才像是释怀了一般,谈了一声。

    “只要你们顾家的两位老人不反对,我这边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你可想好了,你真的决定要和浅沫在一起,这是一辈子的承诺,如果你现在心里还有犹豫,就不要轻易做这个决定!”

    男人清淡的眸子里渐渐凝聚起一道光彩。

    “除了她,我这一生不曾想过和第二个人携手到老!”

    这句话并没有把“爱”挂在口中,却是一种深沉而坚定的承诺。

    这句话让白老对顾爵晔存在的最后一丝担忧也消散了。

    “也罢,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要你们自己去做决定,只要浅沫同意了,我不会再阻拦你们。”

    “谢谢您!”

    得到白老的应允,白家这边基本已经清除了最后一道障碍。

    顾家那边两位老人都非常喜欢浅沫,也不是什么问题。

    接下来,就等小姑娘回来了。

    *

    白新柔按照从张翠艳那里抄来的地址,再次来到白家老宅。

    她站在巷子口,正在脑子里想着待会儿见到白家人的时候,她该说些什么。

    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抹清隽的身影从白家走了出来。

    男人身材挺拔,气质清流矜贵,此刻他站在车旁,微垂着一双深邃的眸子,正在和人将电话。

    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男人清冷的眉眼间闪过一丝戾气。

    沉默了一阵儿,才冷冷的开口说了句话,随即利落挂断电话。

    站在一旁的属下恭敬打开车门,男人躬身上了车。

    原处的白新柔愣愣的站在街口,目送着那辆车子缓缓的从眼前驶离。

    她紧紧的盯着后车座上那一抹身影,即便只是一眼而过,却依旧能感觉到那个男人清冽的气场。

    这个男人就是白浅沫的男友?

    这两天网上一直在炒他们的绯闻。

    她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儿,一边暗暗嘲笑白浅沫不过是被豪门太子爷圈养的雏鸟,一边又嫉妒的要死。

    白浅沫这个丫头还真是厉害,竟然能勾搭上这样优秀的男人。

    白新柔盯着已经远去的黑色轿车,失神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她转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脚朝着白家老宅走去。

    白新柔的出现,让白老、许华岚都有些意外。

    眼前的女孩儿有些局促无助的站在客厅里,被白家的人审视着。

    张嫂拿着鸡毛掸子从白新柔身旁路过,眼神里露出一丝怀疑。

    上次这个丫头和她那个尖酸刻薄的母亲一起过来,这次她独自一个人跑这里来要做什么?

    哼,有那种母亲,这丫头也绝非善类。

    不仅张嫂心里这么想,白老、许华岚的心里也都存着疑惑不解。

    “白爷爷,我叫白新柔,是张翠艳的大女儿,我也是浅沫的大姐。”

    白老沉默的盯着白新柔。

    “我记得你,你今天跑来白家有什么事吗?”

    白老虽然对张翠艳母女不喜欢,但是眼前只有白新柔一个小姑娘,他一个老人,也不想表现的太为难她。

    说话的语气虽然听着冷淡,却也还算客气。

    白新柔压下心里的紧张,尽量礼貌又胆怯的开口。

    “我是来找浅沫的。她……她在吗?”

    白逸堂轻呵一声:“难道你不知道浅沫已经进剧组了?”

    “我……我不知道,我以为她在帝都,可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所以才只能来这里找她。”

    白老道:“我们白家和你们母女之间应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浅沫的态度也非常明显,我觉得你们母女今后最好别再来找她。”

    “白爷爷,我知道我妈很固执,之前一直伤害浅沫,但是在我心里还是一直把浅沫当成我的亲妹妹的,至于那个白夕若,我和她根本没有姐妹感情……”

    许华岚冷声开口打断白新柔的话。

    “白小姐,你们家的事情我们不感兴趣,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还是直接说明来意吧。”

    许华岚盯着白新柔闪躲的目光,心里暗自冷笑一声。

    “我……我就是想来看看浅沫,如果她不在这里,我也就不打扰了。”

    说话之际,白新柔突然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白老顿时有些不耐烦。

    “你要哭就请出去哭,别在我这里哭哭啼啼的,看着心烦。”

    “呜呜,白爷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帝都这么大,我只认识浅沫一个人,我是实在没办法才不得不厚着脸皮来这里的。”

    “你拐弯抹角这么久,到底想说什么?”

    白新柔哭着道:“我妈她昨晚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到现在一直联系不上她。”

    张翠艳失踪?

    白老蹙了蹙眉头:“报警了吗?”

    白新柔摇了摇头:“没有,那帮人威胁我说,如果我敢报警,我就再也别想看到我妈了。我问他们是谁,他们一句话都不肯多说。我想来想去,也只有浅沫能救我妈出来了。”

    白老冷笑:“你们母女之前是怎么对浅沫的?现在你们出事儿了,才想到浅沫的好?早干嘛去了?”

    “呜呜,我知道我们做的很过分,可我妈毕竟是浅沫的养母,她现在被一帮黑衣人带走生死未卜,浅沫比我有能力,也只有她能帮得上忙寻找了。”

    白老陷入了沉默。

    虽说张翠艳这个人太可恶了,可她毕竟是浅沫的养母。

    现在张翠艳生死不明,白新柔一个小姑娘的确已经彻底慌了。

    “浅沫不再帝都,这件事还是尽快报警吧。“

    “不能!不能报警,对方临走之前说过,一旦惊动了警方,我就要替我妈收尸,呜呜……”

    白老和许华岚对视一眼

    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有点棘手。

    “虽说张翠艳这个人很自私可恶,可她罪不至死。”将白新柔安排到客房。

    白老、白康成、许华岚、白逸堂,一家四口在书房里谈论这件事儿。

    “无论如何,白新柔说的一句话是对的,浅沫毕竟是张翠艳从嗷嗷待哺的女婴养活这么大的,现在她出了事儿,浅沫那孩子应该不会坐视不理。”许华岚分析。

    之前韩宋妍对浅沫拜拜刁难嘲讽,韩宋妍出事儿之后,浅沫撇弃之前的恩怨,不计后果的深入敌营去救她出来。

    张翠艳这个女人比韩宋妍更可恨百倍,可从她养大浅沫这一条,相信浅沫那么重情义的人,是不会不管她的。

    白康成沉思了一阵儿:“那就通知浅沫吧,这件事还是她来决定为好。”

    白家人在书房商量,白新柔坐在客房柔软的2米大床上,抬手拍了拍床垫,不过瘾,又坐在上面弹了两下。

    目光贪婪的环顾四周,房间里的装修比电视里演的还要豪华,她之前从没有住过这样的房间。

    白新柔心里暗暗愤慨,白浅沫那个死丫头有什么资格住在这么好的房间,而她却要住在一个破旧不堪的小旅馆呢?

    在那边住,房间里连一个卫生间都没有,都是一群人公用一个男女通用的卫生间。

    住在那个小旅馆的都是附近打工的老男人。

    她去洗澡或者上厕所的时候,那些老男人一个个色眯眯的盯着她,就像饥饿的狼盯着猎物一样。

    想到这几天,白新柔浑身都透着一股不甘心。

    她从包包里翻出手机,起身朝浴室走去。

    宽敞明亮的浴室,足足有十平方大小,浴缸、花洒、盥洗台,处处透露着高档。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白新柔眼底放射出一道光芒,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事情都按照你的吩咐做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那边传来一道暗沉的声音。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书房里,一家四口商议过后

    许华岚打电话主动通知了白浅沫。

    得到消息,白浅沫微微诧异。

    怎么这个桥段和韩宋妍被绑架的时候有些类似?

    都是一群黑衣人,还同样用“报警收尸”论。

    可比起韩宋妍的价值,她实在从张翠艳身上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价值。

    除非……

    想到什么,白浅沫眸内射出一道冷光。

    看样子对方就是冲着他来的。

    “白新柔人在哪儿?”

    “她母亲被抓,她现在不敢再回自己的住处,无奈,我只能把她安排在客房。”

    白浅沫想了想,对许华岚道:“大伯母,那就麻烦您盯紧她了,我明天一早就赶回去处理这件事情。”

    挂断电话

    白浅沫把玩着手机,看似正在放空自己。

    实则大脑此刻正在飞速的运转。

    晚上

    白新柔在房间里睡了一整天,听到敲门声才醒来。

    走到门口打开门,张嫂冷着脸看向她。

    “吃完饭了。”

    丢下这句话,张嫂扭头就走。

    白新柔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觉得张嫂是狗眼看人低。

    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在帝都混出个模样来不可。

    来到餐厅,白家人已经在餐桌前用餐了。

    白新柔走过来,一家人的表情显得都很冷淡。

    白老作为一家之主,这时也只能他开口。

    “坐下吃饭吧。”

    白新柔表现的很乖巧,走到空位前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你母亲的事情我们已经告诉了浅沫,明天一早她就回来,你还记得带走你母亲那些人的面貌特征吗?”

    白新柔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其中有一个男人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

    “还有别的吗?”

    白新柔咬着唇轻轻摇了摇头:“当时太紧张,没敢仔细看他们。”

    许华岚盯着白新柔沉思了一阵儿,随即转身对厨房里的张嫂吩咐。

    “张嫂,蒸螃蟹好了吗?”

    “好了太太!”张嫂应了一声,从厨房走出来。

    她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瓷托盘,上面摆了好几只大螃蟹,红彤彤的,冒着热腾腾的气。

    大远扑面一股海鲜的味道。

    白新柔眼睛直勾勾盯着螃蟹,独自不争气的咕噜噜响了两声。

    她从小生活在很贫穷的家庭里,从小到大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螃蟹。

    现实里别说吃了,就连见都没见过呢。

    “吃吧!”许华岚话音刚落。

    白新柔就迫不及待的夹了一个大螃蟹到自己碗碟上。

    看着她大快朵颐的吃东西,许华岚眉心微微一蹙,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饭后

    白新柔到是抢着去厨房刷碗。

    张嫂不愿意和她一起,就去忙其它事情。

    白新柔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一壶茶水。

    “白爷爷,谢谢您收留我,要不然我身无分文,肯定要露宿街头了。”

    “你别在意,我们不过是看在浅沫的面子上。”

    白新柔尴尬的笑了笑,依旧一脸的温和笑容。

    “不管您是因为什么原因收留我,在我心里都无比的感觉,哦对了,这是我刚刚给您煮的一壶茶水,给您倒一杯尝尝吧。”

    白老的目光盯着电视,整个态度还是狠冷漠的。

    “就放那儿吧。”

    白新柔虽然很乖巧的点了点头,但是她还是主动为白老倒了一杯茶。

    晚上十点

    白老窝在沙发上开始打瞌睡,一脸倦怠。

    “爸,您是不是困了?”

    白老道:“是有点困了。”

    白康成立刻起身:“我送您回房去休息吧。”

    白老在白康言的搀扶下回了卧房。

    白新柔独自一人坐在客厅,脸上露出一丝阴险得逞的笑意。

    ------题外话------

    一大章哦,明天上午十点左右会发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