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正文 第700章 颂帕的身份
    密支那郊外。

    苏七月正默默守在自己的位置上观察着前方河流的情况。

    根据颂帕的讲述,这处河流是怒江流向克钦邦的一条重要支流。

    因为水流湍急的缘故,河流两岸只有两座桥相连。

    除了眼前这处桥梁之外,只有十多公里外有一处桥梁。

    但是那边的桥梁因为载重量的缘故,汽车是不可以通过的。

    而前方马氏父子的这处据点,听说有十辆以上的特种车辆改造而成的战车。

    其作战能力虽然无法和真正的战车相比,但是没有车辆的掩护,在这样的火力压制下,肯定是很难近身的。

    因此,想要过去的话,只能另想办法。

    对于颂帕这入情入理的解释,苏七月没有提出任何质疑。

    但事实上,他已经猜出了对方内鬼的身份。

    事实上,无论是敏登集团还是马氏父子,在缅国警方内部,肯定都是有消息源的。

    否则的话,缅国警方怎么可能几次三番被这两大贩毒集团给逃走?

    至于为什么会怀疑颂帕,理由也很简单。

    就是他对眼前这块区域的情况实在太了解了。

    而按照察卡的说法,这里是马氏父子的老巢之一,地形上又易守难攻。

    警方即便要对马氏父子采取行动,也不会选择这里作为切入点。

    因为那太容易让对方走脱了。

    可这个颂帕却连前方马氏父子的据点有多少人,里面有多少特种车辆改装的战车他知道,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也就是说,这个颂帕非常可疑。

    刚刚趁着颂帕和自己的组员们停车,苏七月趁机和察卡沟通过了。

    从察卡那得知的情况,和自己分析差不多。

    这位督查也支持了自己怀疑,并承诺自己如果颂帕真有问题,接下来联合行动小组可以见机行事。

    有了察卡的首肯,事情就好办多了。

    甚至不需要对颂帕采取什么行动,只要提防着他就好。

    眼下第一个难题,还是过河。

    正思忖之间,“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

    苏七月拿起手机的时候,颂帕的眼神中就闪过了一丝戒备。

    “察卡督查,情况怎么样了?”

    “苏组长,抱歉让你们失望了。马云飞那小子太狡猾了,竟然早就将车牌换掉了。他接到敏登之后,自己早趁机跑了。”

    对于察卡那边的失利,苏七月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唯一疑惑的,是敏登为什么没有展开反击。

    按照这家伙的性格,被警方追得满街跑之后,肯定是要有大动作。

    或许,他手下的雇佣兵团,还没来得及补充?

    这个念头在苏七月脑海中一闪而逝,很快就被他给否掉了。

    敏登是什么人,老猫是什么人,别人或许不了解,但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这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一个资金雄厚,一个在雇佣兵界人脉宽广。

    他们肯定在很短的时间内凑出一支雇佣兵团。

    当然,仓促凑起来雇佣兵团队,战斗力方面肯定是个问题。

    可能这才是敏登暂时保持低调的原因。

    至于他和马云飞这个晚辈碰头,可能是些新的合作计划要谈吧?

    想明白了这一点,苏七月就直接对察卡开声道:“察卡督查,马云飞逃跑的方向,贵属已经确定了吗?”

    察卡唔了一声,有些难为情地应道:“这个自然。这么多人被这小子逃跑,已经够丢脸了。要是连这点情报都没能收集到,我们也太失败了……”

    稍微停顿了片刻,察卡就又说道:“苏组长,我现在把马云飞逃跑的方向定位发给你。你注意查收一下。”

    苏七月谢过了察卡,随后又听对方开口道:“我们这边已经开始了对马云飞的撒网追捕,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

    “好!”

    苏七月点头应道,“我这边继续在马氏父子这处据点外围监视。有什么信息资源,我们互相共享。”

    察卡说了声好,很快挂断了电话。

    见苏七月将电话收起来,颂帕似乎暗暗松了口气。

    “苏组长,既然要在这边长时间监视,那肯定要准备一些吃的喝的。您看是不是我带两位贵属走一趟,去采购一些?”

    听着颂帕这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苏七月的嘴角就是一扬。

    “可以,那就麻烦颂帕先生了。”

    说完这话,苏七月对王江川示意了一下,让他陪着颂帕一起出发。

    就在颂帕转身的时候,苏七月给了王江川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王江川同样是经验丰富的特种作战人员,对苏七月的提醒自然十分敏感。

    一看他这个眼神,王江川顿时明悟了什么。

    二人驾车离开之后,苏七月迅速将组员召集到一起,低声给他们陈述几个要点。

    ……

    当颂帕和王江川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入夜了。

    看到苏七月背着手站在湍急的流水旁,颂帕眼神中就闪过了一丝得意。

    “不好意思啊,苏组长,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让王兄弟绕了一圈才敢回来。”

    苏七月头也不回地应道:“嗯,你做得很对!面对未知的危险,小心谨慎是必要的。”

    一旁的王江川则给苏七月送上了一瓶水,一块面包。

    从王江川手中接过的食物和谁,苏七月当然不用戒备什么。

    打开水瓶喝了一口,他刚想说些什么,前面的河水之中就有灯光闪现了一下。

    “小心!”

    看到灯光直射苏七月,王江川立刻挡到了他的身前。

    出发之前,他和军区其他几名组员被作战部杜部长亲自接见过。

    杜部长的要求很简单,就两点。

    第一,让他们行动之后,一定要尊从苏组长的任何安排。

    另外,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苏组长的安全。

    对于这两点,王江川和大家都觉得很是应当。

    毕竟像苏组长这样的人才,可能整个军区就一个。

    用自家范旅长的话说,军区当初为了能挖来这位苏组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他的安全,肯定是最重要的。

    此时看到有情况,王江川就立马挡在了苏七月身前。

    刺眼的灯光,让王江川有些睁不开眼。

    他刚想摸向腰间的枪,苏七月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

    “不是我们等的人,不要太紧张了。”

    一旁的颂帕将苏七月淡定沉着的表现看在眼里,喉咙不禁动了动。

    刚刚前去买食物和水的时候,他已经将苏七月他们这个联合合作小组的大致情况,用短信发给了马云飞。

    人员构成、数量、所处位置这些,一个不落。

    唯一没能传递出去的,是小组成员的具体的姓名。

    毕竟,除了组长他知道姓苏之外,其他是一无所知。

    让颂帕有些疑惑的是,马少当家那边对这个苏组长倒似乎很感兴趣。

    对方很快发来了消息,说会派人来探探底。

    眼前这艘船上出现的,莫非就是马少东家派来探底的人?

    就在颂帕暗暗疑惑的时候,水中的那艘船也已经开到了近前。

    “你们是要过河吗?”

    船上很快响起了一个女人的悦耳声音。

    下一刻,一个衣袂飘飘的女孩子轻轻一跃,跳上了岸。

    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女孩子,颂帕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释然。

    女孩上岸之后,目光一直盯着苏七月看,一点也不避忌什么。

    看到这一幕,刚刚还有些紧张的王江川等人,纷纷暗叹不已。

    这位缅国的姑娘看来是看上咱们苏组长的丰神俊朗了,特意过来搭讪。

    这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面对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打量,苏七月笑了笑,伸手对颂帕示意了一下。

    颂帕愣了一下,旋即明悟过来,苏组长是让自己解释呢。

    “哦,这位小姐~这几位是国外来的游客,想去河对面的德玛小镇转一转。”

    “只是,这过河的桥被毁,游客们就停滞在这儿了……”

    听着颂帕这蹩脚的解释,年轻的姑娘不禁抿嘴一笑。

    她重新将目光落在苏七月身上,用十分标志普通话说道:“是华夏的游客啊,那真是巧了。我母亲就是华夏人呢。”

    “你们不是要过河吗,我捎你们一程好了!”

    听了这话,苏七月身后的组员们就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颂帕似乎没想到这个女孩子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交集之色。

    眼前来人的身份,他当然是知道的。

    对方是马世昌大老板的女儿,马琪彤。

    也是少东家马云飞最疼爱的妹妹。

    少东家派妹妹亲自来打探这几个华夏联合行动小组成员的底细,本来就已经出乎颂帕的意料。

    但是多少也还能说得过去。

    毕竟,马小姐向来不占马氏父子的生意,又是大学生。

    哪怕是在缅国警方眼中,她也是清清白白的。

    可现在这位马小姐不但亲自来了,竟然还要帮他们过河,这是怎么个情况?

    就在颂帕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苏七月就微笑着开声了。

    “多谢这位小姐的善举。不过,我们这边还有几辆车无法放弃,只能辜负了小姐的好意。”

    马琪彤对苏七月的回答并不意外。

    她眨了眨眼,拿出一张纸写了几个号码,然后说道:“那就算了。这是我的电话,回头你们过了河的话,要是没有向导,可以联系我。”

    苏七月不动声色地从对方手中接过了纸条,微微颔首:“好,等我们叫的大船到了之后,一定叨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