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猎户出山 > 《猎户出山》正文 第1291章 没意见
    刚开始祁汉还有所保留,几十招下来,他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女人。

    这个曾经差点挂在薛猛手上,还靠自己救下一命的女人成长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他的预估。

    身上的气势完全放开,之前的盛怒缓缓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专注、冷酷。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有丝毫保留,因为这个女人值得他认真对待。

    院子里飞沙走石、人影翻飞。

    一个是国际上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一个是令东海整个地下势力畏之如虎的冷血杀神。

    两个人招招狠辣,皆是取人性命的杀招。

    祁汉以力见长,每一招都是奔着头颅和胸口而去。

    海东青招式诡异飘忽,招招都是奔着各大命门窍穴而去。

    易翔凤看得胆颤心惊,一退再退,从院子的边缘一直退到院子门外。仍要防范飞沙走石对他造成误伤。

    两人的战斗对他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本来对晋升武道巅峰就没怀有多大希望,此刻更是彻底失去了信心。

    外家武道之路,一旦失去了一往无前的决心和信心,几乎就再没有晋升的可能。

    院子里,祁汉已经扯烂了上衣,一身古铜色狂野的肌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海东青一袭黑衣猎猎作响,拳脚变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很多古怪的招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祁汉拳脚虎虎生风,在他看来,在他强大的气势和拳劲的压迫下,不出百招就能耗掉海东青多半内气,到时候就是他拿下海东青的时候。

    一百招很快过去,但是海东青气机依然雄浑,丝毫没有衰竭的迹象。招式的变化和移动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难以捉摸。

    很快他就找到了原因,原来海东青之前的半步化气境界并不稳固,借助他的压迫和磨砺,反而促成她对自身境界的熟悉程度和理解能力提高。

    不管他出什么样的招式,使出多么大的力量,海东青总能用他意想不到的招式,以最巧妙的方式化解,并快速发起反击。

    同等境界,他的力量虽然远远大过海东青,但并不是大人碾压小孩儿那般差距巨大到降维打击,在招式和速度的弥补下,一时间竟没有更好的办法采取有效的进攻。

    海东青同样也好不了多少,虽然能从祁汉身上找到很多破绽和进攻点,但以防近身被缠住,只能选择最佳的点位进攻,而这些点位往往都不是致命的窍穴。即便打中不少,以祁汉强悍的体魄,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院子里黑影绰绰,到后面易翔凤已经看不清海东青的招式,只看见黑色的影子在院子里闪烁,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院子外,一辆黑色的汽车快速的驶过来。

    周同一得知海东青要来,就赶紧从天京一路狂奔,看到院子的情景,暗叹还是来晚了一步。

    易翔凤看到周同回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你来得正好,赶紧劝劝”。

    周同先是震惊于院子里的打斗场面,接着又是一脸的为难。

    “神仙打架,你觉得我能劝得住吗”?周同也是心急如焚,他曾经是海东青手下的人,太清楚海东青的性格。也正因为如此,他对海东青一直抱有很浓烈的敬畏之心。不仅仅是他,凡是跟过海东青的人几乎都有同样的心态,一方面发自内心的崇敬,另一方面同样是发自内心的畏惧。畏惧得他都不太敢说话劝阻。

    易翔凤眉头微皱,之前只认为两人是切磋切磋,现在这模样,恐怕不是切磋那么简单。

    “两人都打出了真火,继续下去恐怕会出事”。

    话音刚落,就看见祁汉抓起院子里石头圆桌,暴吼一声朝海东青迎面砸去。

    周同和易翔凤两人同时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两人战斗到石桌附近,又不是生死之战,海东青未必想到祁汉会就近抓起石头圆桌砸过去。这一下要是被砸中,不死也会重伤。

    下一秒,两人只看到黑影一闪,海东青的身形竟然出现在祁汉身后,至于她是怎么做到的,两人都不得而知,实在是速度太快了。

    同时,祁汉像是料到海东青会转到身后一样,手上的圆桌反手就砸。

    海东青双腿弯曲,整个人成九十度向后平躺,在落地的瞬间,双手在地上一撑,双脚在桌面上一踢,石头圆桌在巨大惯性之下,像飞盘一样飞向空中。

    “砰”!!!

    一声巨大的响声从后面响起,周同和易翔凤同时往后一看,两人皆是吓出了一身汗水。

    那块花岗岩圆桌桌面正好砸在周同刚停好不久的车上,汽车如纸扎一般,被拦腰斩断。

    易翔凤伸手擦了擦汗水,“再不想想办法,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俩亡”。

    “快点儿,你小子平时不是什么都不怕,一个海东青就把你吓成这样”!易翔凤着急的说道。

    周同紧紧的咬着牙关,心想说得那么轻松,别说一个海东青,哪怕就是半个海东青,抖一抖脚,多少人都得肝胆欲裂。

    “这世上除了山民哥,恐怕真没人可以劝得住她的”。

    “山民哥”,想到陆山民,周同灵光一闪,心里有了主意。

    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大喊道:“青姐!山民哥有让我对你说”。

    “砰”!院子里拳掌相交,溅起满院子尘土。

    尘土之中,黑影一闪而出,停在了院子边缘,手掌微微颤抖,迅速缩回到风衣袖子里面。

    这最后的一招完全是硬接祁汉全力一拳,震得她气机起伏,筋脉颤颤。

    祁汉站在院子的另一侧,一身肌肉起伏不定,身上能看见不少的掌印和脚印,在刚才的交锋中,海东青不少拳脚落在了他的身上。

    对于一个已经踏入半步金刚的外家高手来说,这些外在的印记算不得什么。但他自己非常清楚,这些印记并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在这之下,那冰冷的内劲如针尖般往肌肉里面钻,如利刃般撕裂着他坚实的肌肉,到现在都还疼痛不已。

    “我以前从来都瞧不起女人,你是个例外”。

    “那是因为你是个无知的男人”。

    “哈哈哈哈哈、、”祁汉仰天大笑,“若是其他女人对我说这种话,一定会死无全尸。但你,有资格说这句话”。

    祁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一战酣畅淋漓,你用实力获得了我的尊重”。

    海东青冷冷一笑,“你的实力也不错”。

    说完转头看向周同,冷冷问道:“他有什么话要说”?

    周同下意识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青姐,里面请”。

    四人走进屋子里,周同恭恭敬敬的端上茶水。

    祁汉从里屋换了件衣服出来,相比于刚开始对海东青的轻视,现在眼里多了一抹钦佩。他是军人出身,更是血狼盟的狼头,一身杀伐无数,最瞧不起的是弱者,最钦佩的是强者。正如对黄九斤一样,虽然黄九斤在中科迪拉斯杀了他不少手下,但骨子里的敬佩远远大于仇恨,甚至于现在把黄九斤当成了武道追赶的目标,已经完全没有了仇恨。

    周同坐下之后说道:“青姐,刘妮小姐受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山民哥说他最近都要在医院照顾她,无法亲自来见你了”。

    海东青头发微微荡漾,眼中的杀意隔着墨镜也能给人冷冷的寒意,她自然清楚小妮子是怎么样的存在,能让她重伤住院,可想而知之前的遇袭是多么的危险。

    “谁干的”?

    “吴家自顾不暇,根据我们的分析,应该是吴家,而且、、”周同说着顿了顿,神色变得有些异常。“而且之前山猫提醒过,他现在在吕家”。说道山猫两个字的时候,周同脸色变得特别的痛苦。

    海东青知道黄梅的那件事,没有安慰,也没有点破。

    “这只猫是双面间谍”?

    周同不置可否,“现在还不能完全确认,不过青姐您在机场遇到的事情他也提前传出来消息,只是没有及时通知到您”。

    “难怪他会出现”。

    “青姐,您到了天京,东海那边怎么办”?周同有些担忧的问道。

    “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海东青淡淡道。“吕家已经开始动手,天京这边的平衡开始破裂,这里才是主战场”。

    海东青看了祁汉和易翔凤一眼,半晌没有说话。

    易翔凤咳嗽了一声说道:“你放心,我们敢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华夏,就没有理由出卖陆山民。再说了,我俩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在华夏,任何人都无法挟持我们”。

    海东青转头看向周同,“把最近的情况仔细讲一遍,把所有的资料给我送来”。

    周同愣了一下,“青姐,您、、要长住在这里”?

    “不可以吗”?

    “哦、、这里条件不太好、、”。

    “你们都搬出去”。海东青理所当然的说道。

    周同为难的看向祁汉和易翔凤,两人不是晨龙系的人,都是本着朋友的道义前来相助,既是陆山民和黄九斤的朋友,也是客人、、。

    “没关系,这附近有不少空置的农房,随便找一间就行”。祁汉说道。

    “我也没意见”。易翔凤说道。

    周同松了口气,“那我呆会儿收拾收拾”。

    “还有,在天京的所有探子,暗处的力量,所有暗处的布局全部交出来,从现在起,我说了算”。海东青继续说道,说着望了一眼祁汉和易翔凤,“包括他们两个在内”。

    “啊”?“可是、、青姐,用不用跟山民哥商量一下”?周同再一次为难。

    “不需要”。海东青一口否定,口吻虽然平淡,但气势令人无法反驳。

    周同再次看向祁汉和易翔凤,毕竟两人身份特殊,稍有不慎暴露,都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没意见”。

    易翔凤耸了耸肩,“我也没意见”。